当前位置:主页 > 消费博览 >与《台湾人四百年史》有关的二三事 >

与《台湾人四百年史》有关的二三事

与《台湾人四百年史》有关的二三事

书中没有黄金屋,书中没有颜如玉,书中只有一条幽径,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无尽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开卷有益,只知道开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和许多阅读者一样,我的台湾史启蒙之书来自史明的《台湾人四百年史》。

或许最早接触的不是这本,但有所感悟,有所启发,因而坚定了一些什幺决心的,就是史明这本着作。


光是汉文版,《台湾人四百年史》就好几种版本了。我的是红皮版,据史明说,这本红皮书是郑南榕印的,内容记事到1980年,也就是出版那一年。史明写作认真,资料多次增补,与时俱进。和新版比起来,我这本已经不够周全了。

我的《四百年史》有两册,第一册快翻烂了,第二册却很少看。第二册写到近代台湾以及强权下国际形势(美日中)对台湾的影响,却也以相当篇幅谈论中共的权力斗争与文革诸事,虽不能说与台湾没有关係,但毕竟隔了数层,不太直接,而且我对中共如何胡搞瞎搞,兴趣不大。阅读史明,主要是为了台湾史。求知若渴,不想分心。因此第二册我没怎幺看,和第一册的指尖触碰率差距甚大。

至于史明是什幺样的人,何以那幺关心马克思与毛泽东?早先并不明白。读近来出版的三册史明口述史,豁然开朗。

读过《四百年史》,行人出版社的《史明 口述史》更应该合而观之。有时候我们只须专注读一本书,作者生平背景不清楚也不妨,史明的想法经历,却不能略过。在史明的台湾史书里,我们读到的不只是台湾的史事,也读到台湾人的辛酸血泪,受迫与反抗的纪录。作者史明的精神与斗魂贯彻在纸页间,那是一位台独运动者忧心忡忡的谆谆告诫,让我们反覆反思。

史明写史,用意不同于一般学者。史明不是学院中人,他把写作当作运动中的工具,是宣传思想的武器。史明的生命轨迹,环绕着台湾独立的太阳运行,所有历程都和独立运动牵连。就像他为献身革命,早早结扎,宁可无后,不愿受制。虽然他的革命之路,曲折多向,随着层层认识,觉今是而昨非,多次修正路线,最后以台湾独立反殖民定调。

这些事蹟也影响史明下笔的观点。早期史明信奉马克思主义,加入中国共产党,投入抗日阵营,却在解放区发现毛泽东对待异己的方式,所继承的,是法西斯与中国帝王思想,而不是马克思。失望之余,1949年5月从解放区回故乡台湾,又发现蒋介石好不到哪去,于是成立「台湾独立革命武装队」,準备刺杀老蒋,这时听说日本军方曾藏机枪在苗栗山区,他老人家(那时候还年轻)背铁桶,假装入山採香茅油,可惜事机不密,乃偷渡日本。在日本,开麵店,发展地下工作,以推翻国民党政权为职志。这些经过都在史明口述史三小册中清楚交代,故事精彩,像谍报电影一样(史明本身就是地下情报人员)。这也是为什幺史明会大力批判中国共产党,为此费笔墨写下数个章节。

写作必始于阅读。史明读台湾史,是有感于要决定台湾的未来,就要了解台湾的过去。大量阅读台湾历史后,提笔写作。麵店每个月初生意较差,他便上图书馆看书找资料,麵店打烊后彻夜读书写作,写了两年多。虽然不过是出版台湾史着作这幺简单的事,却已让国民党政府惶惶不安,透过管道与日本各出版社连络,企图买断版权,阻止出版。史明好不容易找到出版者,并要求保密,包括史明是何许人也,都不能说。史明在日本用的是本名施朝晖。

洩露史明身分的是王育德,《苦闷的历史》作者。《苦》书比《四百年史》早动笔,但晚完工(1974),我也喜欢这本,比较起来,言简意赅得多,有时想要翻阅简易版本的台湾史,我就拿出《苦》来温习。

1962年,日文版推出,一九八○年代才有汉文版。书名用「台湾人」而不是「台湾」,和柏杨《中国人史纲》着眼点一样:历史不是帝王将相的纪录,人,才是主体。统治者会换人做做看,民众还是原来的民众,一样存活在这块土地上,为生活打拚。

《台湾人四百年史》的史观异于一般台湾史着作,不管你认不认同,不得不佩服史明考据之认真。即以丰富的表图为例,便为论述增添许多说服力,令人讚叹。据史明口述,书中写到国民党在台诸多统计数字,他不相信官方发布的讯息,还得动用卧底的情报人员去搜集,其用心如此。而今百花齐放,台湾史着作之多,N倍于既往,却无可取代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