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虚拟 >国际清算银行 BIS:数位货币加速「金融脱媒」势必冲击现有央 >

国际清算银行 BIS:数位货币加速「金融脱媒」势必冲击现有央

国际清算银行 BIS:数位货币加速「金融脱媒」势必冲击现有央

文 / 胡一天(金融市场观察家)

素有「中央银行家的银行」之称的 国际清算银行 (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BIS)是一个非常神祕的组织。许多人根本不知道有这个银行存在,也对其位居全球金融体系枢纽地位的影响力浑然不觉。

1930 年于瑞士巴塞尔成立 BIS 的宗旨,是一次世界大战后,协约国为了清算德国因凡尔赛和约欠下的鉅额赔偿金,由美国着名实业家杨格提出的 杨格计画 中所揭橥,并于海牙会议上,得到与会国代表一致表决通过。 BIS 是全球第一个真正的国际金融机构 ,它既是一间高度获利、为中央银行家服务的银行,其 年报 为金融专业人士的必备读物,又是一个章程受到海牙公约保护的国际组织,享有外交豁免权、以外交邮包密码通讯、工作人员无须缴瑞士所得税等特权,几乎等同于超主权机构,与国际货币基金及世界银行三足鼎立。

地位如此特殊,行事又十分低调的 BIS,近期发表了一篇 研究报告 ,指出 数位货币与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可能会影响到目前中央银行的运作模式。 考虑到目前比特币等数位货币离主流还十分遥远,BIS 如此高调的立论,引人侧目。

综观此篇报告,论述结构与 BIS 于 1996 年提出的关于电子支付工具(E-Money)的研究报告高度类似。

在 1996 年的报告当中,BIS 指出,由于 电子支付工具本质上没有影响到银行在既有金融体系中的结算职能, 电子支付通道亦多为消费者到商家的单行道,支付的计价单位也均为各国的法定货币,因此,主要的影响,是取代硬币或其他短期央行票据的在小额支付情境中的流通需求。

这虽然会减低央行的铸币收入(seigniorage),但只要央行将电子支付工具纳入广义货币中一併控管,宏观货币政策不会失灵。

数位货币去中心化,跟部份央行职能说掰掰?

在 2015 年的报告中,BIS 则对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分散式帐簿通联网(简称「帐联网」)的潜力特别在意,主因在于帐联网是多中心化的架构,联网节点之间的交易无需经过单一中心节点即可完成;信用认证与交易结算的权力,导源自区块链通讯协定本身,而非某些位高权重的银行家人为制定的标準。

对 BIS 而言,数位货币的存在,形同利用计算机科技凭空创造出一个全新的资产,而且这个资产的交易可以与既有金融体系的清算架构无关,也就是说,既有清算架构中的各种机构(既得利益实体)的互动关係,在新範式中可以被演算法及网络取代 ,这对居于金融体系核心的银行业而言,若放任自流,有可能会发展成存在性的危机。

国际清算银行 BIS:数位货币加速「金融脱媒」势必冲击现有央

BIS 很正确地指出,数位货币目前受制于部份业者资安能力的不足,与缺乏消费者争端解决机制,一时之间难以大规模取代主流支付工具;但区块链技术的潜在应用範围巨大,在某些领域较既有解决方案更具清算速度与成本竞争力。

数位货币的出现,极有可能加速「金融脱媒」的进程,甚至让部份央行职能不再是必要的。 最显着的例子,就是多中心化帐联网上的个别节点,可以同意用区块链技术来针对各自保存帐簿上的交易纪录达成共识,而不需要仰赖单一中心节点的唯一正本。

BIS认为,央行为了因应这个变化,可以考虑利用区块链技术发行数位货币,甚至可以考虑援引1996年报告中关于E-Money的政策回应选项,比照办理 。有趣的是,1996 年的报告中指明,央行可以考虑将 E-Money 纳入广义货币中控管,一个可以自然推导出的结论,就是数位货币可以纳入央行的储备资产,成为宏观调控的金融工具之一。

若真是如此,事情就有趣了。试想:BIS 对数位货币的批判,主要来自于数位货币没有内稟价值,也不是基于某国央行的信用,亦非由某种硬通货(美元、黄金之类)担保,因此价值不稳定,难以为群众信而乐用。但是美元与黄金本质上也没有内稟价值,事实上,任何资产的价值,都可看成是人为武断的约定,是从交易行为与商贸惯例中自然衍生出来的。

央行或政府对价值的肯认,本质上是高度政治性的决定。 说数位货币没有内稟价值,言外之意其实是:既得利益集团还没想好数位货币对现存权力结构的影响,一旦想清楚了,晓得如何「做」这各市场,央行要承认比特币,也是「闲话一句」而已。

比特币:在既有金融体系以外,组建一个平行的价值交换网络

另一个更有趣的联想,就是国际货币基金的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SDR)的独特地位。SDR 又称「纸黄金」,本质上是 IMF 会员国相互拆借的筹码与记帐工具,是一种债权的变体,会员国可用 SDR 向 IMF 指定的其它会员国换取 外汇 ,以偿付国际收支逆差或偿还基金组织 贷款 ,还可与黄金一样充作储备基础。

但由于 SDR 只是一种记帐单位,使用时必须先换成其他货币,不能直接用于贸易或非贸易的支付。特别提款权的「汇价」目前与美元、欧元、日元挂鈎,市值并不固定。这种理论上跨国界,在 IMF 範围内有近乎「无限法偿」的地位的筹码,事实上也是以数位形式存在于金融体系之中。如果我们将 SDR 视为一种在 IMF 封闭系统中流通的数位货币,那幺比特币可被视为在向全球开放的数位货币,而且其价值不用 IMF 说了算。但换个角度看,IMF 若想要承认比特币,逻辑上并无困难。

更深一层看,目前使用 SDR 作为会计单位的 BIS,其实最有资格利用区块链技术促进数位货币的发展。

回顾 BIS 的发展史,其实就是一部超主权金融系统演进史。BIS 作为一个不受任何国家主权制约的条约组织,其实就好像是区块链出现之前的比特币一样,是一个各国政要及金融精英们嘴巴上嫌弃,但内心非常珍视的宝贵资产。

在金本位的时代,全球通讯不如移动互联网时代方便,BIS 作为联合会员国央行的秘密交流平台,享有一种不受任何国家监控的巨大权力。就算央行总裁由宪政民主程序任命,其高度的技术性与艺术性,远非任何平通选民或政客所得窥堂奥。

如果说,在金融海啸之后,全球金融市场的发展方向是朝着公开、问责、与社会责任的方向努力迈进,那幺成立于 1930 年的 BIS,几乎可说是这的趋势的逆流。BIS 质疑数位货币的逻辑,完全可以用来质疑自身的存在。对数位货币疑虑的保守派,或许会援引 BIS 报告而针对数位货币寓禁于徵,甚至坚壁清野。但是这是否能阻挡历史的进程?认为数位货币是威胁,又提不出替代方案,又不愿改革的态度,就是典型的 unelected unaccountability。

我在 《信心崩盘的明天过后》 曾写到:

这个平行网络,其实就是 BIS 存在的功能。可惜的是,在过去 85 年的历史中,BIS 除了在二次大战中协助维持纳粹德国的金融体系,在多次主权金融危机中扮演极具争议性的角色,又与各大先进国央行有着千丝万缕的关係。

纵观全球金融史,央行职能的扩张,是因应信用危机与贯彻政治任务的结果,也造成了许多难解的后遗症。 当央行本身成为危机的源头时,系统性风险将无法以外交辞令掩盖。如果央行本身是乱源,BIS 身为央行的央行,应该更积极的提出替代方案,从根本上协助全球金融与经济更健康的发展。

BIS 对数位货币目前所持的态度,可说是审慎观察,是否有积极布局,以 BIS 一贯神秘低调的作风,就算有,也不会轻易让外界得知。但若假设这些精明的金融家都是把头埋在沙堆中的鸵鸟,恐怕就把世界想得太简单了。

国际清算银行 BIS:数位货币加速「金融脱媒」势必冲击现有央

台湾来得及发展 Fintech 吗?都说区块链好用,但区块链公帐到底安不安全?私钥遗失了怎幺办?

– 日本最大数位策略顾问团队 beBit+区块链专家胡一天,你的所有问题我们一次解决!
– 融入最夯「使用者为中心」设计思考,带你创新规划消费者尬意的金融产品
– 报名就加赠一本金融研训院好书《决胜数位金融时代 》!你还等什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