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虚拟 >石隆门臭名远播‧探洞游湖――神秘採金之旅 >

石隆门臭名远播‧探洞游湖――神秘採金之旅

石隆门臭名远播‧探洞游湖――神秘採金之旅200年前,砂州这地方黄金遍地,尸体也遍地,最终,村民逐渐遗忘黄金处处的长处,仅以“臭味"(Bau,马来文)作为地名。200年后,这里的矿洞极具神秘性,矿湖则翠绿优美,结果,当局却漠视其旅游潜能,只以各种可怕传说恫吓居民勿靠近它。带着一颗探险的心,我们在识途老马的带领下,冒着危险踏入阴暗幽深的“连体黄金洞",亲访湖水碧绿,一方面被“湖水含过量砷毒"传言缠身,一方面被“金矿沉湖底"传说纠缠的碧湖。这一趟旅程,虽走得战战兢兢,但却也让我们心生“不虚此行"之感。很多人都知道,位于砂拉越古晋的石隆门盛产黄金,200年前,已有人在当地挖掘金矿,时至今日,黄金蕴藏量仍十分丰富。但到底石隆门还有多少金矿?当年开採金矿的义兴公司掌舵刘善邦在起义攻打白人拉惹詹姆士布鲁克(James Brooke)之前,公司开採了多少吨黄金?黄金收藏在何处?所有谜团经历百年岁月,仍无法解开。往回追溯到1857年,石隆门住着一批以客家人为主的金矿矿工,他们曾耗时3天通过武装行动佔领布鲁克王朝殖民统治下的古晋。然而,当刘善邦等矿工凯旋归来后,却遭英军毒手,丧命于金矿境内,妇孺家属共三千多人尽数被杀戮,尸体堆积如山,臭味冲天,自此当地原住民将石隆门称为“Bau"(臭味)。石隆门的黄金蕴藏量惊人,华工採获的黄金数以万吨计,他们在起义之前,必定先将黄金藏在安全之处,相信这个重大秘密当年也只有少数人知情,可惜黄金至今下落不明,历史也没清楚交代黄金去向。据分析,黄金下落有4种说法,一、是英军屠杀华工后,已发现黄金所在地;二、是一部份侥倖200年前,砂州这地方黄金遍地,尸体也遍地,最终,村民逐渐遗忘黄金处处的长处,仅以“臭味"(Bau,马来文)作为地名。200年后,这里的矿洞极具神秘性,矿湖则翠绿优美,结果,当局却漠视其旅游潜能,只以各种可怕传说恫吓居民勿靠近它。带着一颗探险的心,我们在识途老马的带领下,冒着危险踏入阴暗幽深的“连体黄金洞",亲访湖水碧绿,一方面被“湖水含过量砷毒"传言缠身,一方面被“金矿沉湖底"传说纠缠的碧湖。这一趟旅程,虽走得战战兢兢,但却也让我们心生“不虚此行"之感。好地方名远播石隆门探洞游湖――神秘採金之旅臭国宝说,当年刘善邦一众三千多人几乎被杀绝,现有居民都是第二批来到石隆门,因此,很多本地人都不知道森林里有一个山洞蕴藏着金矿,且已成为非法採金集团的目标。“其实,偷採黄金危险性极高,既无安全设备,也无规划挖掘,一旦山崩将造成人命伤亡,但因为每月收入少说可赚六七千令吉,所以不少华裔青年不愿打工,甘冒生命危险去偷採黄金。"除了非法採金集团,不少石隆门村民也私自进山挖金砂,然后买来化学物品,在屋后安装简陋设备来炼金。国宝曾跟随政党候选人来到石隆门,沿街逐户拜访村民。有一次,来到一户华裔人家,主人不但大方承认非法採金,还让外人参观炼金的地方,由此可见当地的非法採金活动已是半公开的秘密。“那户人家还说,石隆门遍地黄金,可惜政府不愿与人民分享,他们认为既然土地属于人民,为何他们不能挖?"居民冒险偷採黄金文洪国川图林明辉乘车来到巍峨挺拔的高山,拐个弯,一个约三层楼高的大山洞映的黄金遍地之地就在眼前,心情难免紧张又兴奋。但往前一步,便发现雨水积满山洞,水深超过一呎,形成一个大水潭,拦阻了前进的路。国宝说,这个山洞的非法採金活动,据说在十多年前十分猖獗,一辆接一辆的罗里驶入山洞,然后载满蕴藏着金沙的石块到工厂提炼。洞内的大水潭阻挡去路,原本急欲进入此黄金洞一探究竟的我们只好无奈离开,可就在此时,我们发现山头另一边有第二个山洞,洞里同样伸手不见五指,但没有积水。连体山洞提着手电筒,鼓起勇气走入山洞,没想到洞的尽头也是一个大水潭。原来,这两个山洞是连接的,国宝也啧啧称奇,因为他也不知道“连体山洞"的存在。洞里十分潮湿,山水不停滴落在我们头顶,宝哥说:“以前偷採金沙活动很猖獗,而且都是由黑社会控制的,现在应该减少了。"话音刚落,就看到四五个尼龙饭盒及安全套被丢弃在地上,显示仍有人继续偷金或在此胡混。我们提着手电筒,蹲在地上蒐集形状独特的石头,运气好的话,说不定会找到金块。不料此际,国宝突然压低声线,叫我们赶快离开,我们还搞不清楚状况,一转身用手电筒一照,才发现身后的花岗岩墙,有一道以竹竿搭建而成的楼梯,直上约一层楼高的大黑洞,相信有人摸黑爬上去採金!我一时感到慌张,四处照明,又发现一个只能容纳成年人侧身而进的小黑洞,同样是深不见尽头,里头有一些水罐及衣服,让我无法想像非法採金者长期在昏暗山洞挖金的生活。黄金洞尽头是大水潭的领袖成功带着所谓的黄金藏宝图逃生,其后在风声平息后,暗地里回来搬走黄金;三、是黄金已被近代的非法採金集团偷走;四、是黄金依然藏在石隆门一带,迄今无人发现。石隆门距离古晋约30公里,坐上嚮导“国宝"的四轮驱动车,我们带着冒险的心情前往石隆门追蹤黄金的遗迹。沿路只见群山起伏,窄小柏油路被深绿色的森林包围,“这里就是名副其实的金山!"国宝指着伫立在面前的山,兴奋地喊到。金矿採之不尽“石隆门的金矿几百年来都採之不尽。据我所知,大规模的採金活动仍然进行中,州政府所委任的外国矿物专家也不时来侦察新金矿……"这时,他语调忽然转低,彷佛担心有人听见接下来的秘密:“数十年来,许多人冒着生命危险,前仆后继来到山中偷採金矿。"谈话间,发现车子不停兜转在陌生的甘榜及丛林之间,一问之下,才知道国宝準备带我们进入金矿所在处,因为他相信刘善邦等人也曾踏足此处。多年前,有村民想要卖地,国宝便跟随朋友来参观,无意中发现山洞所在地,国宝凭着旧记忆,好不容易才在丛林找到进口。森林中的分岔路错综複杂,乘着四轮驱动车经过布满沙石及坑洞路面、大大小小的人造湖,湖面浮着一层挟杂类似油脂液体的绿藻,据说是前人为了洗金沙而挖掘出来的水底植物。居民冒险偷採黄金国宝说,当年刘善邦一众三千多人几乎被杀绝,现有居民都是第二批来到石隆门,因此,很多本地人都不知道森林里有一个山洞蕴藏着金矿,且已成为非法採金集团的目标。“其实,偷採黄金危险性极高,既无安全设备,也无规划挖掘,一旦山崩将造成人命伤亡,但因为每月收入少说可赚六七千令吉,所以不少华裔青年不愿打工,甘冒生命危险去偷採黄金。"除了非法採金集团,不少石隆门村民也私自进山挖金砂,然后买来化学物品,在屋后安装简陋设备来炼金。国宝曾跟随政党候选人来到石隆门,沿街逐户拜访村民。有一次,来到一户华裔人家,主人不但大方承认非法採金,还让外人参观炼金的地方,由此可见当地的非法採金活动已是半公开的秘密。“那户人家还说,石隆门遍地黄金,可惜政府不愿与人民分享,他们认为既然土地属于人民,为何他们不能挖?"黄金洞尽头是大水潭乘车来到巍峨挺拔的高山,拐个弯,一个约三层楼高的大山洞映入眼帘,这里就是国宝所说的非法採金之地。眼看“传说"中的黄金遍地之地就在眼前,心情难免紧张又兴奋。下了车,战战兢兢走进洞里,眼前顿时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但往前一步,便发现雨水积满山洞,水深超过一呎,形成一个大水潭,拦阻了前进的路。国宝说,这个山洞的非法採金活动,据说在十多年前十分猖獗,一辆接一辆的罗里驶入山洞,然后载满蕴藏着金沙的石块到工厂提炼。洞内的大水潭阻挡去路,原本急欲进入此黄金洞一探究竟的我们只好无奈离开,可就在此时,我们发现山头另一边有第二个山洞,洞里同样伸手不见五指,但没有积水。连体山洞提着手电筒,鼓起勇气走入山洞,没想到洞的尽头也是一个大水潭。原来,这两个山洞是连接的,国宝也啧啧称奇,因为他也不知道“连体山洞"的存在。洞里十分潮湿,山水不停滴落在我们头顶,宝哥说:“以前偷採金沙活动很猖獗,而且都是由黑社会控制的,现在应该减少了。"话音刚落,就看到四五个尼龙饭盒及安全套被丢弃在地上,显示仍有人继续偷金或在此胡混。我们提着手电筒,蹲在地上蒐集形状独特的石头,运气好的话,说不定会找到金块。不料此际,国宝突然压低声线,叫我们赶快离开,我们还搞不清楚状况,一转身用手电筒一照,才发现身后的花岗岩墙,有一道以竹竿搭建而成的楼梯,直上约一层楼高的大黑洞,相信有人摸黑爬上去採金!我一时感到慌张,四处照明,又发现一个只能容纳成年人侧身而进的小黑洞,同样是深不见尽头,里头有一些水罐及衣服,让我无法想像非法採金者长期在昏暗山洞挖金的生活。碧湖被指含过量砷毒居民怀疑金矿沉湖底石隆门有一个美丽而神秘的人造湖――碧湖,也称为大巴力湖,湖深约有三百多尺、水质翠绿清澈。这里原是一个金矿,当年华工仅以锄头、铲子就将平地挖成深坑,当金矿採尽后,雨水或地下水填满深坑,而形成辽阔的碧湖。百年前的石隆门掀起淘金热潮,不少中国人飘洋过海来到砂州石隆门县从事淘金工作,碧湖便是华工其中一个淘金达点。一来到湖边就看见警告牌写明“湖水含有过量砷毒,公众受促不能在此湖钓鱼、游泳、洗澡或饮用湖水",但偏偏有有许多儿童在桥上垂钓,也有小孩以后空翻及抱腿插湖的惊险姿势跳下湖。有人认为碧湖含有过量砷毒是阴谋论,其实湖底尚有大量金矿,当年华工採金至地底深处,大量地下水涌出,採金活动被迫终止,有关单位为了遏止有人来偷金,才提毒湖论调。有人质疑,如此湖水有过量砷毒,为何各种鱼儿仍能大量繁殖?多年来,许多人也在此游泳及垂钓,一直相安无事。国宝说,近期有消息指州政府有意抽干湖水,重新开採湖中金矿。他有一位朋友曾带着潜水器材,偷偷潜入湖中,发现二战时期留下的日本刀、炮弹等。“有人说,湖底深处有通道到大海,有水怪潜伏在湖底,不时浮上湖面,各种传闻不断。"反殖民政府烈士刘善邦英雄纪念碑离开金矿后,往帽山三山国王古庙牌楼驶去,左转进村看到“刘善邦英雄纪念碑",也见到了拥有171年历史的“旗桿夹"。这个经历百年风吹雨打的“烂木头"其实大有来头,当年刘善邦与义军们就在帽山的这枝旗桿前揭竿起义。纪念碑是于2006年由地方闻人刘添财所建,旗桿夹和纪念碑都是华工武装起义反对应英殖民统治的铁证,也是先贤遗下的历史遗物。国宝认为纪念碑意义非凡,但不曾有游客到访,因为别说外地人,就连多数古晋和石隆门居民,都不知道纪念碑的存在。刘善邦被石隆门人视为“开山始祖"、“反殖民政府烈士",却被政府视为黑帮分子,因此,官方历史没有记载这名华裔领袖及华工的贡献,当地自然也不会被列为旅游区。义军反遭攻击惨败根据历史记载,公元1830年,刘善邦等华工从加里曼丹西部进入砂拉越,在石隆门发现金矿后,成立十二公司经营黄金开採业,到公元1841年9月白人布鲁克王朝正式成立,并向十二公司苛捐杂税,强行执行禁令,剥夺华工自由及商业等权力而引起不满,到公元,为抗拒白人压迫与强行施政,刘善邦在帽山旗桿前起兵武装起义攻打古晋。当时,由总司令王甲、刘大伯和刘善邦妹妹刘珍珍率领的600名“敢死队"带着武器乘小船沿河而下,在深夜时分抵达古晋市,他们兵分两路,分别攻打姆士皇宫和政府机关跑炮台,最后义军成功攻下布鲁克拉惹王朝,还佔领了古晋。一时的胜利,令刘善邦误以为拉惹政权被消灭,因而与当地各族首领举行会谈,并立下河水不犯井水之约后撤离古晋回返石隆门帽山大本营,而意想不到当时拉惹叔姪重振军队诱惑当地的土着配合下强举反攻,至此刘善邦孤军独战后无援助下,全军于新绕弯余银路一个山区壮烈牺牲。事后拉惹还有进一步的灭绝行动,将帽山华工妇孺几千人一起消灭。/副刊‧报导:洪国川‧2012.11.17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