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网站信息 >邱小妹人球案轰动一时,该如何与医院打交道、避免成为人球? >

邱小妹人球案轰动一时,该如何与医院打交道、避免成为人球?

邱小妹人球案轰动一时,该如何与医院打交道、避免成为人球?

面对白色巨塔複杂的医疗环境,就要清楚掌握就医的每一个环节;懂得学会一些技巧和医院打交道,才能减少就医时的不便与遗憾。今年年初,邱小妹事件引爆媒体热度,整起事件揭露出医疗转诊制度、医师轮班制度、紧急医疗体系等问题,医界得到了严重的教训,社会大众则大开眼界,除了讶异医疗体系的複杂、沉痾,许多人也开始担心「下个人球会不会是我?」、「医疗体系複杂,该如何自保?」医院除了加紧检讨、积极策动制度面的改善外,民众其实可以学会一些与医院打交道的技巧和筹码,减少就医时的不便与遗憾。


想做个聪明的病人与医院打交道,就医前应先对医院彻底了解,不论医院内、外、周边环境,包括医师、护士等人员,看诊流程、健保或自费等都要清楚掌握。台大公卫学院医疗机构管理研究所所长苏喜认为,现今网路发达,多上卫教网站、多询问,都能不断增长自己的常识;相对的,相关单位也应将资讯公开、透明化,这样对民众才有帮助。

该看哪一科才对

医疗系统分科愈来愈精细,未经专业训练的一般大众,在白色巨塔里,大都茫然不知所措,当不知该看哪一科时,可以问谁?医改会办公室主任刘素芬指出,这类问题时有所闻,最佳解决方式是「小病到小医院,大病到大医院。」但台湾医疗体系分级、分层制度未完整,民众没有足够的相关知识,加上落实不确实,因此就算积极鼓励,民众的观念还是尚待加强。


刘素芬说,不知该看哪一科,的确困扰不少民众,选错科别,可能延误治疗时机,例如乳癌,很多人直接联想到妇产科,若没有确切地到乳房外科或肿瘤科就医,在妇产科诊断不出所以然,将无法早期发现、早期治疗;另外,若病人跑错科,可能所有检验都做了,就是找不出病因,将浪费很多医疗资源。


对民众最有保障的做法,就是为自己找到适合的家庭医师,小病直接让家庭医师关照,大病也可先让家庭医师看诊,家庭医师将会依其专业,判断转介到什幺科别,病人就不会瞎忙。

看名医就比较有保障吗?

苏喜说明,所谓名医卖的是比别人丰富的经验,让有丰富经验的医生诊治,的确较有保障,她以自己患针眼的朋友为例,刚开始让住院医师诊治,治疗后就又复发,后来则让其他经验老到的医师诊治,就马上根治。


在医改会负责医疗纠纷的刘素芬则指出,很多医疗纠纷都与名医相关,或许是这些医生名声大,病患期望大,当然失望也愈大;而且名医忙碌,反而较无时间关心病人,她认为要选择名医不如选择自己长期就医的诊所,这样的诊所能精準下药、知道病患对什幺过敏,也不会有病例中断的情形。


但是台湾大众对名医的崇拜却很难改变,一位曾寻求医改会协助的民众提到,其家住东部,父亲在东部医院诊出身体疾病,需动手术,家人为了让父亲的手术更安全,到处打听名医,不久决定一家人安排一週医疗之行,前往台中开刀,家人轮流照顾父亲。但是开刀之后,父亲未如预期康复出院,需长期住院,在全无地缘关係的台中,家人只好求助医改会。


刘素芬说,就算开盲肠的小手术,都有可能死亡,面对身体疾病,即使在医疗资源较不丰富的地点,也应先与医疗团队讨论手术的风险、成功率,再做其他打算,而非盲目的遍寻名医。


发生问题时应先与医院沟通,选择名气大的医师,不如选择有能力的医疗团队。名医病患多,故可使经验值提高,但若只是因为常上电视、受访而成为名医,那幺病人就相当没保障了。病患不应盲目追求名医,应选择「好的医师」,而非「有名的医师」。

就近选择贴心的医院

候诊时间垄长、看诊时间短是目前就医的常态,如何改变现况呢?苏喜说明,只要医院更贴心一点,民众根本无须浪费时间等待。医院应推广预约看诊,并依初诊、複诊预估时间,告知病患大概何时到达医院,就能让民众的就医更有效率;若不得以需候诊,也可利用这段时间帮民众进行卫教宣导。


最近台北市立联合医院忠孝院区牙科医疗中心,就贴心地设计显示灯,显示下一位候诊病患还需等待的时间;若时间很长,民众可到一旁的上网区杀时间,也可以接受专人进行牙科卫教,相当用心营造以病患为主的医疗环境。
医院的选择上,苏喜分析,很多人认为南部医院设备、人力不如北部,因此多选择南病北送,但她认为,台湾北、中、南都有医学中心层级的医院,无论南、北,医学中心层级的医院设备都相当良好,无须大费周章到北部就医,且病人总需家人的支持,若医院离家远,家人也很难就近照顾。

医生不来看我
怎幺办?

住院时,病人抱怨「医师都不来看我」时有所闻,然而医师例行巡房却很重要,可以帮助医师得知病情。大部分的病患都害怕直接向医师反映,恐之后的照顾可能愈来愈少,刘素芬谈到,医改会常有机会与医疗单位开会,医改会也常反映病人的抱怨,但医疗单位总说,并没有民众向他们申诉,因此病患不应忽视自己的重要性,大家若都不说出来,事情将永远不会改变。


她建议,民众应诚恳、理性的表达想法,若反映无效,还可与该院卫生主管机关反映,就算当下没有立即处理,未来主管机关考核时,这些纪录也将让医疗单位的服务更完整、更完善,她强调,所有的改革都需不同的声音,因此大众应勇于表达期待。

在健保和自费中如何选择

苏喜指出,健保制度实施之后,各医院看到了赚钱的好机会,纷纷成立,现在健保财务负荷不过来,新制度搞得不少医院面临经营危机,惹得不少医界人士气得要上街头,或许制度规划者应在这些过程中记取教训。


邱小妹事件,媒体将矛头指向医院、医师,但是整个健保体系的给付是否公平?医院分层制度有必要落实,紧急医疗指挥中心没有实质权利,要如何指挥?再者,健保制度并没有重视医学中心的教学功能,现在医学中心看诊给付和诊所几付一样,一流医师当然留不住。现在健保财务面临窘境,大众需有「先付出才有收穫」的观念,也就是想要整体医疗品质更好,就得多付出一些。

不懂就要勇于发问

苏喜建议,与医院打交道时,民众可多吸收医疗新知,就医时告诉医师「我有请教过某某人」或「看过某某报导」,让医师知道自己非全然外行;此外,医师看诊时间短,故就医前需先做好症状说明、疑问的小笔记,才不会落了重点;刘素芬也提到,虽然医师是专业的,但心中若有疑问,就应勇于发问,理智、心平气和地向医师询问,相信医师都会诚恳的回答。


很多人就诊时,不敢轻易质疑医师,看诊后却因沟通不良而不信任医师,转而寻找其他医师,形成「逛」医院的现象,如此只会浪费医疗资源。刘素芬提醒,不能将医疗责任完全交给医护人员,就医时应理性、勇敢地提问,看诊时将重要资讯牢记,主动将自己的问题描述给医师。

细心把关每一个环节

面对用药问题,其实自己本身也是正确用药的把关者,刘素芬说70~80%医疗纠纷与药物脱不了关係。去年有民众看眼科,却拿到香港脚的药,还好民众细心,才避免憾事。


从医师开处方、药师配药,到拿药,当中一个环节出错,就可能酿大祸,因此建议民众可帮忙把关,例如,感冒看诊时,询问医师「开了哪些药?」「抗生素真的需要吗?」了解医师下处方的理由,拿到药时,检查药袋标示,确认症状、药物,可减少不必要的错误。另外,她提醒民众,手术前医师说明手术风险、手术方式,以及「手术同意书」的签署,都是为自己权益把关的重要步骤。

受委屈该如何自救?

刘素芬说明,民众若对大型医院的服务、设备、费用等有疑义,可以向申诉部门反映;若是医护人员的医疗行为有问题,例如错误用药造成伤害,则需先蒐集病例、人证、伤口拍照、就医录音等证据,以利之后的诉讼或和解、调解。


建议先向医院反应,无效再与卫生局联络,进而法院,儘量避免走上法律一途,最好可以院内和解,也可经由卫生局、医师工会、调解委员会等调解。去年年底中华民国仲裁协会30位仲裁员训练完成,只要双方同意透过此单位仲裁,其仲裁结果具準司法效益。

建立专属的家庭医师

家庭医师是卫生署近来推行的政策之一,许多先进国家人民都拥有专属家庭医师,家庭医师不仅可以看诊,状况严重亦可转介病患,平时家庭医师也是健康谘询的好对象,但是家庭医师如何选择?


刘素芬分析,医师基本卫生相当重要,看完病人是否换手套或洗手病?医师问诊是否清楚?是否愿意与病患沟通?会不会主动进行卫教?问诊结束,是否详解症状?愿不愿意回答病患问题?是否说明处方籤?用药是否有清楚标示分量、内容?都是评定良好家庭医师的準则。


民众如果能与家庭医师维持良好互动的关係,一旦身体不适,家庭医师就依其专业知识,提供适合的医疗或转介服务。家庭医师的寻找不必捨求远,建议可在住家附近,寻求一名值得信赖的医师,建立彼此的信任感和良好的医病关係,未来遇到各种病痛时,相信他能为你提供最适当的建议和医疗上的帮助。

为您推荐